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安徽枞阳,日本鬼子在这里的下场曾经很惨

2022-10-02 15:15:13 3711

摘要:日军屠杀中国人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寇为了控制长江运输这条大动脉,在长江岸线枞阳老洲头、老洲湾至汤沟一线,筑碉堡,修公路,征民夫,劫民物,老百姓不得安宁。小鬼子还经常三个一群,五个一帮的,到村庄骚扰,抢掳牲畜,糟蹋妇女。沦陷区老百姓无不胆战心惊...

日军屠杀中国人

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寇为了控制长江运输这条大动脉,在长江岸线枞阳老洲头、老洲湾至汤沟一线,筑碉堡,修公路,征民夫,劫民物,老百姓不得安宁。小鬼子还经常三个一群,五个一帮的,到村庄骚扰,抢掳牲畜,糟蹋妇女。沦陷区老百姓无不胆战心惊,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。日寇的暴行,激怒了一大批有正义感的仁人志士、热血青年,拿枪的拿枪,拿刀的拿刀,赤手空拳时就举起拳头与日本鬼子展开面对面的搏斗。章彪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。

章彪,人高马大,膂力过人。熟悉的人,称他彪子,不熟悉的背地里都喊他彪爷。他目睹鬼子杀人不眨眼的暴行,天生“彪悍逞强”、“好斗敢死”的血性又来了。不杀鬼子,何为男儿?他神出鬼没,伺机而动,让日本鬼子尝到中国人铁拳的厉害。

日军屠杀中国人

一天,一队日本鬼子从老洲头到老洲湾换防。章彪正在圩埂脚下的湖里打网,一队鬼子耀武扬威地向老湾鬼子据点开拔。便收了渔网,拎着鱼篓,尾随其后。不一会儿,一鬼子离队到路边树丛小便。大队鬼子转个弯就离远了,章彪紧撵几步,追到解小便的鬼子身边。他很亲热地递过鱼篓,示意这鱼是刚从圩埂脚下大湖里打上来的,给点小钱换烟抽。鬼子也好奇,弯腰,伸头看鱼篓里活蹦乱跳的鲜鱼。他哪里会想到,这一伸头,就伸进了鬼门关。只见章彪在鬼子低头的一瞬间,就将鱼篓口扣在鬼子的头上,又迅速用双手掐住鬼子的颈脖子,用大拇指摁住喉结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鬼子的头颅如霜打菜叶,焉了,手脚直了。章彪拖着鬼子的尸体扑入堤脚下的湖里,一个猛子扎入湖心,把鬼子尸体藏匿在芦苇丛里。

章彪杀鬼子是偷袭,趁其不备,出其不意,不给小鬼子留下一点痕迹,让小鬼子抓不着把柄。

日军屠杀中国人

又一日,日本鬼子的小汽艇开到王套口,一队鬼子登陆前往老洲湾。一路上骚扰,鸡飞狗跳,老百姓纷纷躲避。章彪闻讯,丢下手中的活计,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鬼子骚扰的村庄,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嚎叫声从一家茅草屋里传来,章彪循声贴近屋檐窗口。原来,有一个鬼子见这家妇女没来得及逃离,便肆无忌惮地在调戏妇女。章彪一个箭步闪入屋内,一手叉其颈脖子,一掌劈其后背,顺势向后一拽,小鬼子真不经打,便四脚朝天地仰在地上。章彪一脚踩在小鬼子的喉结上,用手指探了探鼻孔,气没了,小鬼子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进了地狱。

“大侠!真是名不虚传的大侠!”

章彪急速转身,见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站在门框边,既惊喜又惊讶。“你作死呀!”章彪松了口气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日军屠杀中国人

“我不怕死。你一定就是彪爷了,向您拜师了。请您收个徒弟,跟您打鬼子。”小伙子边说边跪在地上,向章彪行师傅之礼。

“你不怕死,可别连累人家了。”章彪探头看了看门外,又转身夹起小鬼子的尸体跨出门槛,一侧身,钻进了屋后的玉米地里。

小伙子撵着步子,带着小跑,尾随其后,也钻进了玉米地。

日军占领区

原来,小伙子也姓章,名叫章虎,人称小虎子,是老洲湾街西边十多里处的源潭乡人。母亲去世的早,父子俩过日子。一个月前,鬼子又将小虎父亲及村庄里男劳力抓去去修炮楼。大概是人老体弱,小鬼子说他偷懒,三句话不对劲,就将章虎父亲拖到竹坑旁。竹坑里插着密密麻麻的竹片,朝上的竹片削得尖尖的,锋利如刀刃。一个鬼子抱头,一个鬼子捉脚,把章虎父亲面朝上,背朝下重重地砸到竹签上。密密麻麻的竹签把章虎父亲的身躯刺了个对通过,让半百的老人活活疼死。

杀父之仇,焉能不报。

“你报仇?你有章彪那么大本事?”叔父的一句话惊醒了悲伤中的小虎子。对,找章彪去,跟他学一身武艺,就不愁杀不了鬼子。

缴获的日军武器

小虎子想见章彪尊容,也非易事。一个多月来,他在老洲湾、老洲头的村前庄后、街头巷尾溜达,见不到章彪人影,倒是听到了不少章彪杀鬼子的事。今日相遇,怎能错过。在玉米地里,小虎子眼睛瞪得像灯笼,盯着章彪左晃右晃的身影,穷追不舍。

章彪肩扛着鬼子的尸体,像扛着一根小木棍,在河滩上疾步如飞。也只一口气的功夫,便到王套河江口。章彪把小鬼子的尸体掼在地上,又用双手抓住尸体上的衣服,像掷手中的瓦块,抛入滔滔滚滚的大江。

日军

小虎子上气接不了下气,一屁股坐在江堤埂上直喘气,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章彪,生怕这杀鬼子的大侠飞过了长江似的。

章彪一转身就来到了小虎子身边,看着这虎头虎脑的小伙子,“赶紧回家吧,你父母肯定在家里着急了!”

“我哪有父母啊!”小虎子哭哭啼啼地向章彪诉说完父亲被鬼子戳死的经过。“我现在就跟着你,跟你打鬼子。”小虎子抹一把眼泪,又是一副男子汉的模样。

日本宣传画

章彪的心也软了。心想,有杀鬼子的决心,也算是好汉了。从此,两人形影相随,算计着怎样偷袭小鬼子。

一天清早,章彪领着小虎来到老洲湾街头。这时,正是老百姓上早街的时候,一个鬼子站在街口,指手画脚地让每个人掏出良民证,左瞧瞧右看看,再一挥手,叽里呱啦地示意老百姓过去。谁见小鬼子这不说人话的样子都恶心。章彪的主意又来了,他与小虎子一商量就站到排队上街的老百姓中间。小虎子摸了摸裤腰带上的菜刀,他想,要让小鬼子尝尝中国菜刀的厉害。章彪走到鬼子身边,慢腾腾地掏出口袋里的假良民证,递给小鬼子看。章虎迅速抽出腰间的菜刀朝鬼子的头顶砍去,还是心慌了点,菜刀偏了,把鬼子的耳朵削下,菜刀陷入鬼子的肩胛骨里。小鬼子手捂耳朵疼得“嗷嗷”叫,章彪立即用双手掐住鬼子的咽喉,活活把鬼子掐死。小虎子夺下小鬼子怀里的长枪,撒腿就跑。

章彪心平气静地对慌乱的老百姓说:“等小鬼子来了,你们就说,湖里的水怪爬上来了,把这小鬼子拖到湖里去了。”说完扛起鬼子的尸体,钻进街头东边的庄稼地,隐没在湖滩的芦苇丛里。

(作者:章乐飞)

日兵头骨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