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在北京郊区,做一场最难的"实验"

时间:2022-10-02 16:56:39 | 浏览:1226

「当孩子想『子承父业』,我的目标就实现了。」作者 | 赵维鹏编辑 | 北方人们都说农业愈发重要,但年轻人很少靠近它。学者们担心,再这样下去,没人种地了,下一代吃什么?一些有抱负的年轻人想改变现状。一位年轻人把生产基地设在了交通成本、土地成本

「当孩子想『子承父业』,我的目标就实现了。」

作者 | 赵维鹏

编辑 | 北方

人们都说农业愈发重要,但年轻人很少靠近它。学者们担心,再这样下去,没人种地了,下一代吃什么?

一些有抱负的年轻人想改变现状。

一位年轻人把生产基地设在了交通成本、土地成本、用人成本最高的北京。用国际最顶尖的玻璃温室种植技术,以更高的效率种植更营养、更好吃、更安全的蔬菜水果。这是一项大胆的尝试,该项目创始人、极星农业总经理徐丹告诉我们,如果这个项目在北京运营能够盈利,那么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,这个方案都行得通。

最初,项目里除了徐丹没有人完整掌握玻璃温室种植技术,也没有合适的产业工人,生产设备也全部从国外运进来。前沿技术和古老的行业开始在北京郊区展开融合。这个项目还在进行中,距项目落成时间已经过去 4 年。最近,徐丹又在进行一项更前卫的探索,前不久我们造访了这个位于北京郊区的基地。

位于北京密云的极星农业科技园,一期智能连栋温室占地 3.3 公顷,包含番茄种植区,以及水培生菜区和育苗区 图片来源:极星农业

01 「创造一种人才需求」

徐丹每天至少看两次天气预报,一次早上起床,一次晚上睡觉前。

晚上看天气预报,可以大概预测夜里温室会消耗多少天然气,是否需要调节能源管理策略;热水的储备是否可以撑过今晚,如果不够,就在手机上远程启动锅炉加热。

温室里的传感器可以通过软件将温室环境的异常信息发送到手机上,如果一直没有得到处理,则会紧急来电。投产的第一年,几乎每天都会遇到问题,电话卡常被打停机。

位于北京密云,徐丹牵头建造了一个占地约 3 万平方米的温室。温室来头不小,除了钢结构和玻璃,其余所有材料和设备通过 58 个集装箱由荷兰运来。设备是完全由荷兰公司依照密云的气象数据定制的。设计之初,荷兰公司要了密云当地 50 年的气象数据,拿去建模来优化温室的风载、雪载、通风率等结构设计,最终设计出最适合当地条件的温室。

极星温室内的水培生菜区 图片来源:极客公园摄

对方对于数据的要求很精细,最大降雨量并不是看 24 小时,而是看每小时的最大降雨量,这是为了排水能力、温室屋面的极限荷载而考虑。

「密云当时最大的每小时降雨量是 88 毫米,刷新了荷兰对北京极端气候的认识(荷兰雨水不多)。」这导致整个设计方案的不同,比如落水管使用了 2 根直径 160mm 代替传统单根屋顶雨水落水管的设计。恰好在施工的那一年,密云发生了 50 年一遇的大暴雨,降水 150 毫米。「如果按照 24 小时最大降雨量设计,肯定是会坏掉的。」温室又进行了调整。

智能玻璃温室和传统大棚的区别在于是否「主动」。

工业环境相对可控,而农业生产「仰以鼻息」的气象信息、光照条件等都不可控。普通大棚的环境调控是被动的:如果天气热,大棚也会跟着热;天气冷,棚里也跟着冷。徐丹告诉我们,玻璃温室则不是,它可以最大程度地随意调节。在过去,光照不好、低温高湿,植物生病了时,用的方法往往是打农药。而玻璃温室可以通过调节温度、水肥、湿度、光照等等,来保持植物的良好生长状态。「设施决定产量的上限。」

以智能温室农业闻名的荷兰,原本并不适合发展农业。其耕种面积小,光照有限,国土面积只有半个重庆那么大,但有限的条件倒逼荷兰孕育出了世界顶级的玻璃温室种植技术,走在了农业前沿。

本科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的徐丹,选择了位于荷兰的顶级农业学府瓦赫宁根大学进修。在欧洲留学时,他惊讶地发现超市里的同种水果都是同样大小。一些超市为了便于运输,会给农民制定农产品大小、重量的标准,而农民真的可以按照标准种出来——「通过先进的生产设备和经营管理,荷兰人让农业生产无限接近于工业化。」

他看到了科技工业化的农业与传统农业的差距。

硕士期间,原本博士项目已经通过,但为了搞清楚生产一线的荷兰种植者是如何把技术运用于生产,徐丹放弃了攻读博士的机会,毕业后进入了荷兰最大的番茄种植企业之一的 Royal Pride Holland 工作。如今这家种植企业单个玻璃温室占地超过 80 万平方米,相当于 110 个标准足球场大小。

早在 2013 年,Royal Pride 的老板已经判断,未来的中国会是设施农业(玻璃温室技术)很大的市场。他想到两个选择,选择一是教荷兰人用筷子,让荷兰人去中国种菜。选择二,教会一个中国人,让他回国去将技术与手艺教给更多人——第二种方法具有一定风险,毕竟荷兰人不无担心,擅长学习的中国人可能「学走技术,饿死师父」,但公司仍然选择了赌一赌。徐丹幸运地成为第一个实验品,「可能也是唯一一个。」

左二为在荷兰工作时期的徐丹 图片来源:极星农业

时隔八年,徐丹回到中国,创办了极星农业。极星的 logo 是一个番茄,果蒂是一个小星星,寓意指引和方向,由徐丹亲手设计。公司目前的主打产品之一也是番茄。在荷兰温室实习时,他的师傅 John 是一名极有经验的种植者,工作巡视时,John 经常指着植物问他,「Dan,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plant?(你觉得植物的状态如何?)」

温室里番茄生长的根部 图片来源:极星农业

他与 John 形影不离。漫长的日子里,一个年轻人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与植物作伴。「他们管这叫 read plant(观察作物),同时,农事操作是非常重要的。」

徐丹学习的内容包括:熟练温室内所有的园艺操作,掌握温室环境控制的各个因素,以及如何给工人安排工作,如何设计绩效考核,如何做产量分析,以及将产量的数据反馈给渠道等等。

John 负责的温室雇佣了 350 个工人。工人们一周工作五天,每天早晨 8 点上班,下午 4 点下班,有 coffee time,期间大家会看看手机,其余时间,大家会将手机统一放好,工作时间,每个人都极其专注。

徐丹算是个异类。瓦大的中国毕业生里,大多去了外企农业公司做销售、代理、翻译,「没有年轻人会去生产端的公司」——生产端意味着要下田间地头,意味着劳作、辛苦,收入回报也不会有太高的预期。

「我想要创造一种人才需求。」在办公室,徐丹这样告诉我们。荷兰的设施农业产业链里聚集了大量的交叉学科人才:机械制造、材料学、计算机、化学等等。「这是一个广义的农业,跨专业的人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产业链,让农业工业化。」他希望在中国也能够推动这种画面的诞生。

02 一项大胆实验

大舅曾经是成都市农委总农艺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大学客座教授,自小,徐丹看着他在电视里做报告,萌生了对农业的向往。

中国 80% 以上的土地在 2.6 亿的小农户手里,耕地分散、块状明显,导致农业机械化、规模化进程受阻。这些原因导致近年来农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,严重影响了农业效益和竞争力的提高。

「我们想给社会看到一种能够把生产效率提到很高水平的生产模式。这种模式意味着什么,它是否符合中国,是该大面积推广还是小面积推广,我们还不确定,但我们起码能够证明这个模式想要成功需要具备哪些要素,以及我们现有的这帮人能做到怎样的高度。」这是徐丹做极星农业的初衷。

传统农业链条里,信息不对称,中国农户永远不知道今年该种什么,「一般都是去年什么最赚钱今年就种什么」。但往往去年好卖的品种,今年就不好卖了。

一个矛盾的闭环就此形成:种植者永远不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,种子公司不知道农户需要什么,消费者也不知道今年会有什么。对于种植户来说,每年对种子的采购决策,相当于开盲盒——农民永远没把握今年能否赚钱。

由于农民思维的局限,提到提升利润,大家想到的往往不会是提升品质、卖的更贵,而总是联想到压缩成本——这从最畅销的农资产品价格区间便可窥见。不仅如此,由于农民惧怕农产品砸在手里,因此非常好压价。「永远都能找到出价更低的,钱都被渠道赚走了。」

徐丹在试图让种子公司、种植和销售渠道闭环,从而解决这些问题。

2021 年,极星与国外一家种子公司签订了一个协议,在中国独家种植一个品种,并签订唯一的渠道商。「我们三方互为独家,这里边最重要一点就是信息互通了。」这样做,渠道可以将销售信息及时地反馈给种植者。如果华北客户非常喜欢,根据市场的预期,生产端便可将明年的种植面积扩大,种植者便可以有选择、有目的、规模化地去做第二、第三期的规划,做到按销定产。

过去,中国农业企业的处境较为尴尬,这并不是一个投资机构们愿意沉下心耕耘的赛道。农研项目的投入常常依靠企业本身,极星便是其中之一。

「北京这个基地如果能盈亏平衡,那么我在全国都可以盈利。北京是一个种菜成本极高,能源成本高,人力成本高,运输成本高,几乎所有成本都高的地方。」

冬天期间的极星玻璃温室 图片来源:极星农业

从 2018 年落成至今,公司遭遇到的最大危机来自于新冠疫情。2020 年初新冠疫情初期,很多司机困在家里,没办法拉货。城里的人需要蔬菜、水果,极星虽然生产它们,却没有办法将农产品送出去。

危机时刻,一些本地村民职工来到温室帮忙,那次,徐丹第一次看见了很多员工的亲属:女职工们带着儿子、老公、亲戚来帮忙拉货、贴包装、处理订单。

工业可以停止生产,农业却不能。番茄每天都在长大,只能采摘,并大量赠送给了周边的公共机构。那是一段完全没有收入,每天还在亏损的艰难时期。

「回过头看,疫情让人们习惯在 app 上购买蔬菜水果,而电商平台更愿意选择能够稳定供应的供应商。而往往只有温室种植才能够稳定供应。极星做到了单个基地叶菜周年供应,番茄供应期也长达 11 个月。徐丹认为,「电商倒逼了上游种植端